document.write('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教育咨询 >

我在现场·我们都是追梦人丨在大山里记录人们的

发表于:2022-12-01 17:42:25

  【编者按】

  我们都是追梦人。

  新闻记者的梦想,是用自己的笔和镜头记录这个伟大时代前进的步伐,记录普通人的追梦故事,从深山“空巢村”的复苏到山水林田的生态变迁,从罕见病少年的大学梦圆到神舟航天员的星辰大海......

  “我在现场”栏目以“我们都是追梦人”为题,将新华社记者记录的追逐梦想的故事汇聚于此。这些故事讲述的是追梦人不停的脚步,是“中国梦”照进现实的新时代。

  作为长期在基层采访的记者,我把每一次蹲点报道当作在基层种下一棵“树”。

  10年前,我的梦想是在广西最贫困的地区用我的镜头记录百姓与贫困斗争,用我的图片故事在大山里种下一片“林”。

  在这10年里,中国完成了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任务,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

  10年,30万公里,50万张照片,我照片中的很多人圆梦了、幸福了,在乡村振兴的奋进路上又有了新的梦想。

  走出大山的新起点

  乌英苗寨坐落在桂黔交界的大山深处,共有145户700余人。其中104户属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党鸠村,41户属于贵州从江县翠里瑶族壮族乡南岑村。在苗语中,乌英意为“美丽的新娘”。

  作为家中长女,梁足英7岁就开始分担生活的重担,每天从早忙到晚。看到同龄的男孩子去学校上课,梁足英很羡慕。有时候,她会背着弟弟到教室外面,偷偷听课。

  在乌英苗寨,梁足英(右)和同学韦妹快在路边学习,等待同学们一起去教室上课(2020年5月20日摄)。

  梁足英长大、出嫁、生儿育女,一晃30多年。

  在这期间,山区女童教育逐步得到改善。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推进,乌英苗寨和很多山寨一样,发生了巨大变化。梁足英和姐妹们走出大山的愿望变得愈发强烈。

  2020年3月,当地政府部门在乌英苗寨开办“我教妈妈讲普通话”“双语双向”培训班。梁足英和妈妈一起走进夜校课堂,成为同班同学。

  在乌英苗寨“双语双向”培训班课堂上,梁足英(前右)和母亲梁英迷在一起学习(2020年6月8日摄)。

  曾长期担任培训班老师的潘木枝是乌英苗寨走出的大学生。她说:“读书的梦想就像一颗种子,埋藏在妈妈们心里已经几十年了。她们白天干活已经很累了,晚上还坚持来上课。而且穿上新衣服,像过节一样。”

  梁足英说:“我每天都早早出门干活,争取早点回家,然后洗澡、吃饭,等着上课的广播响起。”

  为鼓励梁足英学习,丈夫卜胜昌不仅把晚上的家务活全包了,还特意给她买了新衣服。梁足英成为班上学习最勤奋的人,并被选为班长。

  在培训班举办的500多个夜晚里,妇女们朝夕相处共同学习,彼此间建立了深厚的姐妹之情、同窗之谊。大家晚上一同上夜校学知识,白天一起种高粱、护果树、养田鲤,在脱贫致富路上撑起“半边天”。

  梁足英(左)和同学潘妹妹在家写作业(2020年9月11日摄)。

  从去年开始,梁足英和姐妹们出镜拍摄了50多个短视频,介绍乌英的风土人情,在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

  2021年下半年,在柳州市妇联、结对帮扶的广东省廉江市以及柳州市爱心螺蛳粉企业的支持下,从未走出大苗山的梁足英和姐妹们,第一次到城市参观学习、第一次到海上游览。

  在广东廉江市近海海域的游船上,梁足英(左三)、吴妹富(左一)和游客一起跳舞(2021年11月4日摄)。

  从今年4月份起,梁足英每天都通过微信和电话,用流利的普通话和商家对接销售野菜事宜。这是她们走出大山的新起点。

  从复苏到复活

  位于大山深处的广西融安县东起乡崖脚村铜板屯,曾是典型的“空巢村”,一度只剩下6名老人留守,土地闲置荒废,田野荒草丛生。

  为了不让故乡在人去村空中渐渐消失,在城市务工多年、54岁的龙革雄返乡创业,坚守10年。他和乡亲们一起将铜板屯从“空巢村”、贫困村,变成了游客纷至沓来的旅游示范村。

  在铜板屯,村民龙革雄扛着树苗上山种植李树(2021年3月7日摄)。

  上世纪90年代,农村掀起城市务工潮,铜板屯的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1992年,24岁的龙革雄带着妻子罗伟枝,结束“望天吃饭”的种地生活,选择到城里务工“大干一场”。

  铜板屯春色(2021年2月12日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