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教育咨询 > 教师团队 >

365天,一个普通县城的教育数字化实践

发表于:2022-09-28 09:05:27

365天,一个普通县城的教育数字化实践

导读:教育信息化的资金投入,其成效或最终目标应该体现在学科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养的提升上,否则教育信息化将没有任何意义。一年前,庆云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教育新基建,如今数字化教学正在全县学校课堂上普遍发生着……

01纠结的“县城教育”

“我们已经过时了”,谈起互联网+教育,范书智不无感慨地说道。

1992年中专毕业后,范书智被分配到庆云县后张乡的一所小学任教。教室是四排平房,一根粉笔,一块黑板,便是一方讲台的全部。

1997年,吕莉大学毕业,回到了家乡庆云,进入教育系统工作。当时,教育局的信息化设备也只有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油印机。

范书智和吕莉等庆云县的教育工作者,见证了这所普通县城的教育信息化之路。

90年代末,庆云县城里学校的条件相对好些。老师会用幻灯机上课,在15厘米左右的玻璃上,提前写上教案或板书,投到幕布上,下课再用湿抹布擦干玻璃,下次继续用。幻灯机配置的硬纸板胶片成本高,多数时候,老师舍不得用。

“大灯照进来了。”2004年,范书智来到实验小学时,学校已经实现了“四机一幕”(电视机、录音机、录像机、VCD、大屏幕/投影仪)进课堂。

早在前一年,清华大学远程教育扶贫首批开通十六个卫星教学站,庆云也是首批十六个站点之一。

“当时卫星传输资源很紧缺,白天卫星要做别的事情,晚上10点到第二天8点,我们这里才能接受信号。接收信号的仪器叫‘大锅盖’,很容易受刮风的干扰。”当时在教育局电教站工作的吕莉回忆道:“教育局在一间屋子里设置了听课室,校长和老师们就坐在屋子里,看清华大学专家教授的讲座。一场直播,至少要提前2小时做设备调试。刮风造成‘大锅盖’偏角,就会看不出影像,我就爬到5楼屋顶,弄仰角、偏角。”

最近十年,范书智明显感受到,学校的基础设施更好了,信息化设备更多了。庆云几乎所有学校通了网络,每个学校有了微机室,每位老师实现了计算机办公,触控一体机也出现在各个班级……

肉眼可见的改变背后,范书智又陷入新的沉思:

“县城的教育更好了吗?”

“是,又不是。”

这几年,总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冲击着范书智,每到一个城市出差学习,这种冲击感就更强烈。

“去人大附参访,他们的孩子,好热情,见了我们,热情打招呼,热情拥抱,在阳光下,他们是那么自信,那么开朗。可我们的孩子,上了初中后,从早晨到晚上学习,一直学习,只有学习。学校部分老师微信下载都不会。”想到这些,范书智是刺痛的。

“可不刷分,不考大学,我们的孩子会有更好的出路吗?”他很矛盾。

02 从教育新基建到数字化教学

“线下线上融合教学”、“双师教学”、“托班教学”、“线上直播教学”……

看到越来越多的新教学出现在庆云的课堂上,吕莉很兴奋。

“俺这个电子板书,除了能画圆、正方形,还有没有其他的图形?”范书智也眼看着教师办公室一天比一天热闹,老师们经常讨论用新的产品技术进行备课。

吕莉和范书智看到的新改变,是从2021年10月份开始的。

2021年10月13日,18点36分,郑武轮卡着点赶上了从北京南到德州东的G25885列车,手里还拿着从人大附中换下来的坏的设备,以及随便准备的几件衣服。

郑武轮是翼鸥教育硬件团队的一员,在他之前,就有同事到达了德州东北角的这个小县城。陆陆续续地,越来越多的“翼鸥人”正从四面八方涌来,总共来了173人。

“外地来了一批人,是给庆云干活的!”庆云项目负责人闻汛婷介绍称:“我们的任务,是给庆云所有学校做硬件升级。无论是政府、学校,都对这次项目很重视,全县上下也很自豪。”

2021年7月8日,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推进教育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构建高质量教育支撑体系的指导意见》。不久后,庆云县与翼鸥教育达成合作,进行教育新基建和教育数字化建设。

根据规划,2021年年底前,县属中小学、乡镇中小学和乡镇驻地中心校共计30所学校进行信息化建设,配备759台内嵌ClassIn系统的智慧教学一体机,建设126间主讲教室、701间辅教室(两者摄像头数量不同),建设19间录播室,此外新建20个微机室、置换947台电脑满足日常使用,覆盖全县82%的中小学生。

365天,一个普通县城的教育数字化实践

注:改造过程中的黑板与一体机

无论是庆云县教体局还是翼鸥教育公司都深知:

教育科技产品在普通县城的教室里已很是常见,问题是基础设施搭好了,老师们如何真正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