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教育咨询 > 教师团队 >

【40年40人特别报道22】江苏省文明新风集体、在

发表于:2019-09-03 16:48:18

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地处横断山脉,与四川大凉山地区隔着金沙江,俗称小凉山,生活着彝、摩梭、普米、傈僳、纳西、壮、白、藏、苗、傣、回 11个少数民族,是全国28个特别贫困县之一。宁蒗的基础教育极度滞后,中考平均分比周边兄弟县市整整低了一百分,高考靠民族照顾分也难有学生录取大学本科。

笔者的长篇报告文学《支教》,第一章《1988年的选择》,具体描述了首批支教教师杨传进、傅士录、赵曙凌、周荣广和徐宝贤们报名的纠结,辞家的艰难。千难万难到得宁蒗,一口气还没喘匀,劈头就是一场暴雨,泥石流来了。道路没了,操场没了,全让土红色的泥浆给盖住了。暴雨之后,溪水河水浑浊不清,烧不开,喝不得。水烧不开,饭煮不熟,跟高原跟海拔有关系。宁蒗县城是个南北走向的小盆地,海拔高度2255公尺,海安地区的海拔高度只有几公尺,把海安的生活经验搬到宁蒗,处处不适应。

新学校是一所初级中学,以原来的林业局子弟学校为基础,易地重建。新学校从两县的县名中各取一字:宁海中学。宁海中学校长梅德润是海安教师的领队,破格增补进宁蒗彝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

宁海中学招生,初一四个班班班“爆棚”,每班学生六七十人。小凉山开天辟地头一回,从八千里路之外请来了老师,全县都轰动了,12个民族没有哪个民族不奔走相告。读书去!到宁海中学读书去!热热闹闹开了学,摸底考试成绩一出来,人人傻了眼。初二、初三四个班语文人均46分,数学22分,英语28分;初一新生的基础竟然达不到沿海地区小学四年级的平均水平,很多学生连四则混合运算都不会。

副校长刘效宁、教导主任景宝明在老家的时候就是骨干教师,担任家乡中学负责教学工作的副校长。刘效宁景宝明还有周树权挺身而出,担负起宁海中学的教学组织工作。

此后的日子里,宁海中学反复演绎闪烁着中华民族传统智慧的诸多成语:宵衣旰食,殚精竭虑,水滴石穿……

1989年7月,宁海中学的第一次中考,两个初三毕业班,88名学生,22人考取昆明、丽江等地中等专业学校,26人考取县内外重点高中。人均考分、升学率在宁蒗排第一,在丽江名列前茅。全县语文、数学和政治学科的“状元”全都出自宁海中学。

宁蒗教育局长金克在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说:

江苏的教师早上起得最早,晚上睡得最晚,他们改变了我们的时间观念,早上把宁蒗的时钟往前拨了两个小时,晚上把宁蒗的时针往后拨了两个小时。

宁蒗县委书记阿苏大岭在全县干部会议上说:

从前我们彝家有个说法,石头不能做枕头,汉人不能做朋友。时代不同了,这个说法过时了!我们和江苏海安联合办学,一年就取得了成效,放了卫星!江苏老师是我们宁蒗12个民族的亲人,是我们孩子的舅舅,是我们各族人民的舅舅!

“舅舅”这个称谓了不得。占宁蒗人口第二位的摩梭人是母系氏族社会的孑遗,《宁蒗县志》记载,据1956年民主改革时的统计,半数以上的摩梭人家庭为母系家族。经过“文革”的冲击,1984年,依旧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家庭为“阿夏异居婚”。“阿夏”一词为摩梭古语,意为亲密的情侣。阿夏异居婚,俗称“走婚”,男不娶,女不嫁,终身各在各的母亲家。摩梭家庭“舅掌礼仪母掌财”,舅舅帮助姐妹抚养儿女,承担家庭中的重活累活, “受到姐妹之儿女的敬畏和尊重”。

从“石头不能做枕头”,到宁蒗“各族人民的舅舅”,这个变化了不得,是情感的升华,也是文化的融合。

九连冠

宁蒗民族中学坐落在宁蒗县城大兴镇南的山坡上,创办于1981年9月,系云南省首批十九所民族中学之一。1993年8月22日,海安第二轮支教教师64人抵达宁蒗,24人由徐广富带队,至民族中学,承担民中高中部的教学任务。这是海安和宁蒗商定的扩大宁海中学办学成果的一个尝试。

民族中学专门为海安老师腾出一处小院,取名“江苏院”,很温馨的名字。小院都是平房,一家住一套,也还宽敞。民中建在城南的山坡上,海拔高,自来水送不上去,喝水成了问题。民中的变压器很小,三户教师合用一只电炉,烧饭,一不留神变压器立马烧坏。更严重的是高原反应,民中的海拔比宁海中学高了不足百米,高原反应似乎厉害许多,很多人耳鸣头晕,甚至鼻孔流血。

徐广富担任民中副校长,吉家龙、朱朝书任教导处副主任,徐仲全任政教处副主任,景宝明任教导处副主任兼教科室主任。校长李长命在全校教职员工会议上宣布,高中部教学工作交由江苏老师全权负责,任何人不得干涉。一校之长李长命自愿担任“后勤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