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语言培训 > 热门课程 >

北漂十年 该逃离还是“死磕”?

发表于:2019-10-09 16:59:50

北漂十年 该逃离还是“死磕”?

  在北京这些年,有空时李梦最喜欢去电影资料馆和livehouse

  就这样,李梦又一次回到了北京。她面试去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地产企业做活动策划,团队里年轻人居多。“这里氛围更轻松自由,能接触那些曾经只能在新闻中见到的人,还常常有机会出国出差。这样的平台和资源,在老家是无法企及的。”

  吸取之前的租房教训,李梦在网上“征集”了一个室友。两个姑娘一起租了一套小两居,虽然每个月的房租贵了一倍,但小区新,有24小时安保,安全。

  如今,北漂八年的李梦觉得她比之前更成熟了,“困难总是要经历的。在北京,收获的血泪多,也意味着成长更多。我觉得我的眼界更开了,眼界不等同于去过高档场所、用过高级产品、过上奢侈的生活,而是让自己有机会更多地去接触世界,拥抱世界,获得思维上的成熟、多元化的视角、批判性思维,以及强大的共情能力,这对我来说才是更重要的。”

  “工作第二年就负债30万,但我从来没想过离开北京”

  来自四川的小镇青年刘迪很早就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去北京。“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外出务工了,家里只有爷爷带着我,那个时候爷爷就告诉我,去北京读书,就能出人头地。”

  都说越努力越幸运,刘迪如愿考上了首都知名学府,大学毕业前拿到了保研名额,24岁进入金融系统工作,更顺利地拿到了北京户口。

  “拿到户口的时候,感觉自己终于要在北京立住脚了,当时房价还没有涨起来,我盘算着再有几年怎么也能凑到房子首付了吧。”然而,没过多久刘迪就发现,房子似乎已经等不到他攒钱去买了。

  “有一天上班的时候,网上弹出一条消息说北京五环内的房价均价已经到3万了,我当时第一反应觉得这是假消息吧。”虽然对新闻半信半疑,刘迪还是马上去约了房产中介,当天下班后,就赶去看房。

  三个月后,刘迪选定了一套南四环外的小户型自住房,首付需要50万。老家的父母拿出了全部的积蓄20万,但差得很远。刘迪只能硬着头皮向同事、前辈、领导借。开口借钱的滋味并不好受,可刘迪只能这么做:“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我这辈子都别想在北京买房了。”

  工作的第二年,25岁的刘迪就背上了30万的外债,供着每月近万元的房贷,这个曾经的“别人家的孩子”,在北京生活得格外心累:拼命加班换业绩,生怕一松懈就会被工作淘汰;租七八平米的小卧室,床之外基本没有多余的空间;工资一分不剩,最“凄凉”的时候,还要在存钱罐里找一元和五角凑午饭钱;周末和节假日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无数次被女朋友嫌弃抠门、无趣、没爱好。

  “谁不想生活得有品质,可没钱也不能伪精致吧。”虽然无奈,但刘迪明白,家在外地且家境普通的孩子想要在北京真正立足谈何容易。不过,想到收获,刘迪还是觉得特别有盼头。

北漂十年 该逃离还是“死磕”?

刘迪说,租房时最快乐的事,就是女友周末去给他做一顿简单的午饭

  2019年,是刘迪来北京的第13年,31岁的他跳槽去了新单位,工资比之前翻了两倍。与女友领证结婚,搬入了新家。对于这么多年的北漂生活,刘迪说:“虽然很辛苦,但我从来没打过退堂鼓,如果不是待在这里,我也不可能逼着自己如此快速成长。留在北京,我反而觉得踏实。”

  刘迪一直不太喜欢“北漂”这个词被赋予太多的“凄凉感”。“北京,虽然比其他城市更大一些,人更多一些,但也意味着,机会更多,选择更多。成人的世界在哪都不容易,北漂只是一种生活的选择,既然你选择了这种生活,你就要承受它赋予你的种种。”(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