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中小学教育 > 小学 >

戴溪小学:在赵翼的家乡开展对联课程

发表于:2019-09-03 16:50:36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这是清代著名诗人赵翼的诗句,数百年来脍炙人口。在赵翼的家乡——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有一所名叫戴溪小学的学校成立了“翼溪小联社”,以对联文化为载体,从家乡名人赵翼身上汲取文化养分,传承并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从零开始的“学联小组”

戴溪小学与对联文化的“相识”,源于副校长吴宏伟的一次外出听课。吴宏伟介绍,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小学的一节对联课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天对地,室对家,落日对流霞。黄莺对翠鸟,甜菜对苦瓜……”朗朗上口的“新编对韵”贴近学生的生活,激发了他们学习语文的兴趣,也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他们的语感。

回到学校后,吴宏伟便购买了上海交大附小的教材《小学对课》,率先在自己的班级中使用,然后又申报成立校级对联兴趣小组,并推荐给其他语文教师使用。后来,学校将多年开展对联课程的经验进行总结、归纳,制定了一系列教师培养规划、目标考评方案,对联课程也步入正轨,渐渐成为戴溪小学最具特色的校本课程。

回想起对联课程的起步阶段,吴宏伟用“一穷二白”来形容。“当时只是觉得让学生学对联有意义,但我自己也不太懂,只能边教边学。”吴宏伟说道,“后来,我又与几个感兴趣的老师结成了‘学联小组’,一起学习、研究对联知识和对联教学。”

吴宏伟和他的“学联小组”从基础的对仗、格律开始学起,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学联小组”的水平越来越高,规模也越来越大。

一日,教师邵建峰在微信群说:“我新写了一副对联,‘壮志凌云邀日月;春风得意乐田园’,大家觉得如何?”

吴宏伟回复道:“‘得意’与‘乐’有重复之嫌,改成‘驻’怎么样?”

邵建峰又问:“我又想到一个‘恋’字,取‘流连忘返’之意,如何?”

这时,另一名教师端敏明加入了讨论:“‘恋’字好像又要奔赴红尘的感觉了。借你的上联,我也写了一副对联,‘壮志凌云邀日月;佳联悟道品人生’。对联与人的阅历、心境、处世哲学都是分不开的啊!”

这只是“学联小组”的一个讨论片段,像这样的讨论,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渐渐地,戴溪小学的教师尝试自己出联供学生应对,将对联课程从最初的阅读对联转向创作对联。

“翼溪小联社”成立了

对联课程实施一段时间后,戴溪小学的学生成立了“翼溪小联社”。“‘翼’代表赵翼,‘溪’代表戴溪,这是我们的符号。”学生周奕辰笑着说。吴宏伟介绍,学校请各班语文教师推荐学生进入“翼溪小联社”,这些学生是学校的“对联骨干”,他们会带动各自班级开展对联学习和对联活动。

在学校层面,每周安排一节面向全体学生的“对联课”,教材就是多年前吴宏伟外出听课时购买的那本《小学对课》。吴宏伟介绍,这本书的内容难度循序渐进,比较适合学生学习,不过目前只是“权宜之策”。他想组织教师编写一本校本教材。他告诉记者,教材暂时定名为《翼溪联韵》,内容有适合各年级学生学习的对联基础知识,有古代名联的赏析、导读,有常州本地景区悬挂的对联图片,也有一些“翼溪小联社”成员创作的对联作品。除了编写校本教材,学校还在尝试将对联融入语文课,比如用对联给课文编写提纲,为课文中的人物创作符合身份的对联,举办包含对联内容的作文大赛等。

学校的“对联课”分为三个阶段。在一二年级,因为学生积累不够,重点放在了解对联起源、讲述神童妙对故事等方面,让学生初步认识对联并提高学习对联的兴趣。到了三四年级,重点从“认识对联”转到“学习对联”,学生阅读并背诵《笠翁对韵》《声律启蒙》等蒙学书籍,学习对联规则,掌握格律、对仗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并积累词汇、典故等。到了五六年级,学生就要尝试创作对联了。教师会从简单的出句、对句开始,“先是一个字、两个字的对,让他们掌握词性与对仗的关系,然后拓展到五言、七言,这时不仅要‘对字’,还要照顾整体的意境营造、前后衔接等。”语文教师邵琴介绍,“此外,还要让学生尝试围绕一个主题完整地创作上联和下联,这个主题可能是一处风景、一个人物、一件事情,也可能是赠送朋友、自我感怀。当然,对于他们这个年纪而言,创作的难度也是显而易见的。”

经过“以点带面”的推进以及“全校铺开”的普及,学生的对联水平逐渐提升,在各类学生对联比赛中开始崭露头角。“比如一次活动中的出句是‘一朵红莲扬正气’,我们的学生对‘半池绿叶送清风’‘千棵翠竹树新风’,分别得到了一等奖和二等奖。”吴宏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