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语言培训 >

聋儿学前融合教育的实践与思考

发表于:2021-10-24 15:23:09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2010-2020)》将“特殊教育”单列一章,这不仅体现了国家对特殊教育的重视,也反映出特殊教育尚存有较大提升空间。《规划纲要》的颁发开启了我国特殊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新篇章。对特殊教育来讲,既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特殊教育史上的里程碑。

江苏作为经济和教育发达地区,明确提出了:实施特殊教育发展工程,到2015年,基本普及残疾儿童少年15年免费教育,并通过完善随班就读保障体系来因地制宜发展残疾儿童学前教育。

众所周知,学龄前是大脑发育最快的时期,也是智力发展最快的时期,是心理发展的重要时期,这时受到的教育可能影响终生。美国心理学家布鲁姆的研究表明:“若以17岁少年的智力为100计算,其中50%是在4岁以前获得的,30%是在5—7岁获得的,20%是在8-17岁获得的。最初4年的智力发展是以后13年的总和。”所以说,学前教育是基础的基础。对于一个聋儿而言,学前教育决定了他的未来,也影响着一个家庭的未来。因此,发展聋儿早期干预和早期教育,就更为重要。研究表明,及早地对聋儿进行康复治疗、家庭教育干预、学前教育,不仅有利于聋儿的缺陷补偿和潜能开放,而且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苏州市盲聋学校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开办聋儿学前教育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的学前办学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聋儿学前教育尝试阶段(1985年—1990年)。聋校开办学前教育班,开始招收幼儿师范毕业生承担聋儿学前班的教育教学工作。招收学龄前聋儿,采用南京聋校语言训练教材,使用手语和口语训练的方式,在集体生活中培养交往意识,逐步养成听、说、看的习惯,为聋校小学教育提供衔接服务。

第二阶段,聋儿学前康复教育阶段(1990年—2003年)。1988年,聋儿听力语言康复作为一项抢救性工作被正式写入了中国残疾人事业“五年纲要”,我校在市残联的要求下,将聋儿学前班教师派出参与华东地区聋儿听力语言康复教育培训,并将学前班改成聋儿康复班,康复班要求所有聋儿佩戴助听器,并通过各种途径筹集资金购置语言训练设备和教具,一律采用口语教学方式,统一使用《学说话》教材,开设集体语训课和个训课,对所有聋儿进行语言康复训练等。每年由残联和教育局相关成员组成的康复评估小组对市区聋儿进行康复评估,达到三级以上康复标准即可进入普通小学随班就读。聋儿家长积极性相当高。

第三阶段,融合教育实验阶段(2003年至今)。

从1990年到2003年,我校十多年的聋儿康复教育,先后训练了67名聋童,有11名聋童通过三级康复评估,10名聋童进入普通小学随班就读,康复率仅为16.4%,其中1名聋生在小学三年级时退学回到聋校,1名聋生在初二时回到聋校,3名聋生初三毕业后考入我校高一。

十多年的聋儿康复教育,聋生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情况的不尽人意,随着随班就读聋生不同的分流,出现的一些现象和问题,不得不让我们重新思考,康复率低下的原因是什么?为何康复后随班就读的学生近半数又不得不返回聋校学习?为何随班就读学生行为习惯普遍较聋校学生差、其心理承受能力低、有更多的自卑感:他们明知自己无法完全融入听人世界,却又从心底里看不起聋人而无法融入聋人的世界?如何提高康复率、如何巩固康复率?如何在聋儿语言康复的同时克服聋生心理问题的产生?究竟怎样的学前教育安置形式对聋儿的发展更为有利?我们本着“适合的就是最好的理念”开始摸索和寻求新的聋儿学前教育安置形式。

展开全文

融合教育是西方教育家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提出并付与实施的特殊教育目标,即“将特教学生与普通班学生在相同的环境中受教育”。它的基本理念是:“所有的学生应该归属于普通班的学生。这一观点使需要特殊教育的学生感觉到与他人的平等,是人权思想的一种体现。

聋儿康复教育的目的是提高聋儿听、说、写的能力,让聋儿将来能够融入社会,“融入”不是聋儿单方面的事情,聋儿通过语言康复达到三级康复,即具备了“融入”的条件,但社会能否“接纳”?在聋儿康复教育时段就进行融合方式,是否更有利于聋儿将来的融合呢?2001年,学校一位教师前往香港参加融合教育培训,回来后即开始尝试与周边幼儿园进行每周1-2次交流,尝试让聋儿与普通幼儿接触和交流,让普通幼儿从形式上接纳聋儿。2003年,学校通过多方努力,与苏州市高等幼儿师范学校附属花朵幼儿园达成协议,正式开展聋听幼儿融合教育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