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中小学教育 > 中学 >

开屏观察|他们把“未成年人性教育”引进昆明

发表于:2022-06-24 05:02:28

  六一节的前一天,杨开亮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在昆明安宁市青龙街道的中小学里,他们开设的一门特别课程首次实现了9年义务教育学段的全覆盖。“很不容易!”杨开亮有些感慨。

  确实很不容易,因为这门课程叫作“未成年人性教育”。担心一些学校、教育部门看到“性”字就把项目“毙了”,这门课程也修改为“青春期健康教育”。这是杨开亮的妥协。

  去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首次将“性教育”纳入其中,提出学校、幼儿园应当对未成年人开展适合其年龄的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防范性侵害、性骚扰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

  从最初在呈贡区试点起步,到现在安宁市一个街道的学校学段全覆盖,再到宜良县有意在全县所有学校引入这门课程……每一步都极其艰难,却也给所有的坚持、努力带来了星星点点的希望。在《未成年人保护法》出台一周年之际,我们关注“未成年人性教育”,也希望这门课程能走进更多学校。

  一个“无知”小动作

  给身体带来“大伤害”

  从2009年成为一名志愿者开始,昆明市呈贡区星灯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理事长杨开亮一直专注于农村儿童保护。

  回到云南专职从事这项工作,起因是一件令人心疼的“无知”小事。

  2015年,他正在贵州山区一所学校开展一个志愿项目。一名六年级的女生小红(化名)请假一周,老师询问家长,得到的回复吞吞吐吐。杨开亮和同事到她家里看望她,小红的母亲说出病情:小红下体红肿溃烂,疼痛难忍。他们马上带小红去医院就医才知道,一周前,小红在上课期间发现下体有热流涌出,上厕所时发现下体有血,小红不知所措,由于没有纸巾,她就随手薅了紫金泽兰的叶片来擦拭,叶片上的绒毛导致了下体感染。出于难堪,她不愿意告知父母,直到情况变得严重。

  被月经初潮惊吓,没有任何生理卫生知识,小红对身体的“无知”,让杨开亮有些震撼,也让他认为,应该让未成年人正确、健康地接受性知识,让他们了解自己的身体,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2017年,杨开亮拿到了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北京办事处中关于未成年人性教育的项目——“你我伙伴”的合作授权,他回到了云南。当年10月份,就在昆明市呈贡区开展试点。

  开展试点前,杨开亮和同事曾做过一次针对呈贡大学生“性知识”的调查问卷,两个数字让团队担忧:在校大学生发生性行为的比例为65.8%。在65.8%里面,不采取安全措施的有55.6%。

  “大学生的性知识都如此匮乏,更不用说低龄段的学生。”在地方教育部门的支持下,呈贡区星灯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星灯)的“未成年人性教育”课程得以在小学、中学和高校中开展试点,小学有3所、中学有两所,高校有6所。

  中小学的课程主要包括:“如何认识我们的身体?认识我们的生殖器官青春期发育过程中身体和心理会有什么变化”等。在云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昆明理工大学、云南开放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等做的宣讲,更多侧重于生殖保健。

  第一堂性教育课

  课堂直接“炸了”

  第一堂性教育课,绝对是混乱的。“一播放视频,爆炸式的尖叫就开始了。”男生夸张尖叫、起哄,课堂秩序一下就乱套了,女生们也红着脸加入嬉笑。

  “学校老师希望男生和女生分开上课,我们坚持要一起上。”“混乱”正是杨开亮想要的效果。“这才是正常反应。”因为这些表现证明了他们在关于“性”的知识上有盲区,性教育课堂就是给他们开放一个“窗口”。“一个获取正确、健康、安全性知识的窗口。”而不是通过寻求网络来满足性好奇。

  在首次去呈贡一所中学上课时,学生看到他播放胸部和生殖器的画面,当面喊他“流氓”。每周一次的课程,进行到第三次时,课堂不再“混乱”。男生们开始喊他“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