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合肥教育培训学校 > 中小学教育 > 中学 >

香港香岛中学校长:反对派用网游风鼓吹学生上

发表于:2020-06-27 01:13:28

争议了近20年的“港区国安法”立法随着两会的闭幕尘埃落定;两星期后,折腾已久的《国歌条例》也正式在港刊宪生效,肆意“嘘国歌”的行为终于要被套上法律的枷锁。强调“两制”之后强化“一国”意识,面对这一大势,也让香港反对派坐立不安。

而在社会层面,新冠疫情使得反对派的暴力抗议有所缓和,但关于政治权利的争执从未停息。在反对派的大声量下,即使“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主权问题,也被重新裹入舆论的漩涡。比如最近九龙塘香岛中学有老师因纵容学生演奏“乱港歌曲”而被校方拒绝续约,事情引来全港内外媒体关注。

就这些时事,观察者网采访了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会长邓飞先生。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对于维护国家统一,不存在政治中立”

观察者网:前不久有老师因未禁止学生在考试时演奏“乱港歌曲”,而失去学校续约。看网上资料介绍,该老师所在的九龙塘香岛中学是正校,您所在的将军澳香岛中学是分校,不知道您这边是否了解事情的最新进展?

邓飞:两个香岛中学不是正校与分校之分,严格说来是同一个办学团体里面不同的学校。这事其实没什么特别进展,因为老师不是“解聘”,而是下个学年“不再续约”,两者不同。解聘是指马上解除雇佣合约,这做法在教育界很罕见,一般不至于这么处理。如今老师也没正式去劳工部或教育部门投诉,所以其实没什么可以跟进的。

九龙塘香岛中学(资料图/谷歌地图)

观察者网:校内师生对于这件事有什么反应吗?

邓飞: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因为本来香港民间办学,一方面受政府资助,就必须对教育局负责。既然教育局三令五申,尤其是给全香港的校长发了信,明确反对在校园内进行所有政治性活动,包括演奏这首“乱港歌曲”,那老师还这么做,肯定是不对的。

另一方面,民间办学,每个办学团体都可以有自己的办学宗旨和理念,而我们香岛中学创办至今74年以来都是爱国爱港,我们是最早在香港奏唱国歌、升起五星红旗的学校,这点没任何隐瞒,全香港都知道,内地知道的也不少,包括BBC在内的海外媒体也都清楚。在我们办学理念这么明确之下,老师如果还在进行违背理念的教育工作,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从校长到校董会都认为这不可接受。

香岛中学是“传统爱国学校”(图/中新社)

观察者网:从该老师到一些反对派,都以教师应“政治中立”为由为自己辩驳、批评香岛中学。您也曾当过教师,怎么看待他们的这一理由?

邓飞:对于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不存在中立不中立,这是必须要支持、落实的。

有时候反对派所谓的“政治中立”,只是变相纵容宣扬“港独”分裂思潮、号召在校园内进行罢课乃至牵涉暴力等政治行动的一种幌子。说明白点,就是老师以“政治中立”为由,纵容学生随便闹。可以说,这种“政治中立”基本上都是骗人的。

·“连国际学校都认为《国歌条例》是应有之义”

观察者网:《国歌条例》6月12日刊宪生效。能否向内地读者介绍下,现在的香港中学一般会在哪些场合奏唱国歌?

邓飞:在《国歌条例》出来之前,仪式安排属于校本管理,教育局会出指示,建议大家在某些重大日子进行相关仪式。一般来说,国庆节和香港回归纪念日这两天是肯定的,其他时候不同学校有不同编排,比如有的学校也会在开学礼和结业礼上奏唱国歌。

而有了《国歌条例》之后,就不完全是校本管理了,至少有两方面会规定下来。首先,除了回归日和国庆节之外,其他一些重要节日是不是也要奏唱国歌?为此,教育局发出的指令可能就带有一种规范性,而不再只是劝导或建议。比确定日子更重要的是奏唱国歌时的仪式,不能再松松垮垮了,相关的仪式动作应该也会进行规范。

观察者网:对于《国歌条例》,反对派有什么反弹吗?

邓飞:反对派对《国歌条例》的反对,倒没有像对国安法等其他法律那般厉害。因为在香港,不论是教育界还是社会大众,本来都认为这是应有之义。